橘子味的猫

关注之前请先看我的使用说明♡



首先,我要吹爆一个人@星云云—
星云酱人真的很好!请去看她的文文!(划重点)

我是个很温顺(?)的人
可以随便撩哦
也可以和我聊天
但是和我聊天可能会有点尬
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玩吧
吃乙女向也吃腐向,腐向偏多,因为乙女关注我的小可爱请屏蔽我的推荐(划重点)
现在爆炸愉快中
文章纯原创(敲重点)不存在抄袭 连借鉴这种东西也不会有
嘛……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☆
我爱每一对cp,爱那些故事里的每一个孩子。

通知通知

本人明天开始进入初三模式。
因为以后的目标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有一定难度。
所以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学习了。
抱歉,可能一直到明年六月份才会逐渐恢复更新。
我不能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,希望大家谅解。

冬天到了

内含雷/嘉/瑞/金/佩/帕/安
祝大家食用愉快
人物七创社的,ooc我的,糖是读者姥爷们的

冬天到了,很不凑巧,你们所在的教室暖气坏了……


雷狮的场合

即使是冬天你也不会觉得太冷,因为……有这个h的家伙在旁边一点都不觉得冷啊!

“雷狮我冷。”

“哦。”在他坏笑着答应了一句之后,你就感觉有一只热热狼爪子,伸进了你的衣服里。

“啊啊啊啊啊你你你把爪子拿出去!”你红着脸瞪着雷狮。

“不是你说冷的吗?嗯?”他一脸狡猾的看着你。
哼!老狐狸。

☆嗯,各种意义上,意思被曲解了呢。


嘉德罗斯的场合

你和小伙伴正在走廊上聊天,从窗外灌进来的冷风让你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坐在教室里的嘉德罗斯,看到你这样,纠结了几分钟,然后从教室里窜了出来。

把他的围巾系在你脖子上。

“不愧是渣渣,这种程度就不行了,多注……注意身体啊。”

他的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。

即使他背对着你,不让你看到他的脸,但是微红的耳尖出卖了他。

☆没想到王也有害羞的时候呢~


格瑞的场合

课间的时候,你搓着被冻得通红的手,委屈巴巴的看着格瑞。

他突然起身出去了,快上课的时候才回来。

你本来还在难过,格瑞对你好冷淡。

在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时,你突然就释然了。

格瑞拿着两瓶热牛奶进来了。

他把一瓶递给你“给,捂手,温乎之后喝掉”

你用热牛奶捂着手,感觉胸腔靠左的位置,也暖了起来。

☆冰山也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爱着你呢~


金的场合

冬天来了,你还真心不觉得冷,毕竟你身边有一只小太阳般的存在。

课间没事就拉你出去各种玩。

笑起来就像小太阳一样温暖。

这……这孩子是天使吧?

然而就在你这么想的时候,金拿过来两根冰棍。

“哎——冬天吃冰棍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呢?”

冰棍,冰棍,棍……

嗯,这孩子,是恶魔吧,带着温暖微笑的恶魔。

☆粉……粉切黑?


佩利的场合

你很奇怪,为什么佩利冬天穿的那么少。

真的不会冷么……

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

“啊?本大爷怎么会觉得冷呢?可能也只有小耗子你会觉得冷了。”

说着拉着你的手在他的腹肌上摸来摸去。

一开始你是比较抗拒的,但是这个手感……

几天之后,你沦陷了。

于是老师在上课的时候,看到了这样一幕:你两只手正放在睡的正香的佩利的肚子上取暖。

☆这位同学,你有伤风化啊,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。


帕洛斯的场合

帕洛斯是恶魔,一定是恶魔!比上面的金还恶魔!你这么想着。

毕竟,哪会有人大冬天的对自己女朋友恶作剧的?

十分钟前,你正美滋滋的走在学校的小路上,然后,从正面飞来一个雪球,嗯,然后正打在你的脸上。

woc!好疼!当时你心里一直在循环播放这两句。向前看去,只见帕洛斯从墙后面笑着走出来。

“哈哈哈,小笨蛋,都不知道躲一下。生气了吗?”
明显是生气了哦。

“帕洛斯!很疼的啊!讨厌你了哦。”

帮你擦掉脸上的雪,看着你快哭出来的样子。

他把你抱在怀里“好好好,是我错了,下次不会了。”

“勉强原谅你……”

这家伙的怀抱,还是很温暖的嘛。

☆因为只有恶作剧,才能给他一个拥抱你的理由啊……

安迷修的场合

刚和朋友疯玩回来的你,此刻正在疯狂补水。

“小姐……慢点喝,别呛着,先把湿透的外套脱下来吧。”

你脱了外套,趴着桌子上。

这节正好是话唠老班的课,没一会你就觉得昏昏欲睡。

安迷修转头看到你穿着一件单薄衬衫就睡着了。

“这样可不行啊,会着凉的。”

无奈的笑笑,脱下他的校服披在你身上,摸摸你的头。

小姐,在下会守护你一辈子的。

☆老班:关爱秃瓢单身老人,人人有责。

end :)♡

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卡卡,卡米尔七夕已经出场了!(不只是因为你懒吧

感谢观看!

谢谢大家!

静音键(卡米尔x你)


嗯,我知道这个标题很诡异
七夕小甜饼
好长时间没冒泡了
感觉对不起我的60个小可爱
写的乏味真的对不起

坐在病床上的你,双眼空洞。

你看着门外父母正和医生争执。

但你的耳朵听不到一丝声音。

你病了,由于医生的错误用药,你的听力被夺去了。

你还记得刚刚从昏迷中转醒的时候,床边的父母焦急望着你的样子,他们的嘴一张一合,你却没听到任何声音。

你开始感到恐惧。

你就像在黑暗中摸索的人,感知不到前方是深渊还是安全地带。

父母意识到你的不对劲,去质问医生,医生只说是用药失误便没了下文。

你看着每天来照顾你的护士,她们的嘴也是一张一合,你不确定她们是否在和你说话。

看着窗外的小鸟,你再也听不到它们悦耳的鸣叫。

像是按下了遥控器上的静音键,你的世界被静音了。

你越来越自我封闭。

那天你突然在医院的大厅里看到了一个带着红色围巾的男生,男生俨然一副炒鸡乖巧,我正在等人的样子。

感受到视线,他不解的望向你。

你吓的缩在墙后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他走到你面前,问到“你是谁?”

你听不到,只能茫然地摇摇头。指了指耳朵,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听不见。

他愣了一瞬。然后拿出随身带着的小本子,在上面写着什么然后递给你,本子上写着清秀的字:你是谁?为什么看着我。

你接过笔,写到“我是xx,是这里的病人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递给他的同时,你低下头。

他看着你,把本子递给你,上面写着:这本子送给你,用他和别人交流吧。

你接过本子,写上:谢谢。

他起身要离开,你拽住他的围巾(?),指指本子:你叫什么名字?

他飞速写了几个字,撂下笔走了。

你看向他离去的方向,那里有个高大的男人在等着卡米尔。

是哥哥吧?你这么想着,走回病房。

今天护士来的时候,第一次看见你笑了。

之后的几天,你都在盼着卡米尔,你想再见他一面。

卡米尔没盼来,却盼来了手术。

医院为你做了手术,让你恢复听力,但你依然感觉什么都听不到,做了检查也证明手术很成功。

医生建议:去看看心理医生吧。

看遍整个城市的心理医生却也不见起色。

没人知道你不能恢复听力的原因。

终于,那天他再一次出现在你面前,提着一盒蛋糕。

他在本子上写:吃完蛋糕,我们出去兜风吧,用走的。

这是你住院以来,第一次出去,虽然只是在医院周围转转而已,但你还是觉得兴奋。那些原本已经听不到的鸟鸣又回荡在耳边。

上帝给你开了个玩笑,为你按下了静音键,但还好,有个叫做卡米尔的人,为你解除了这项限制。

写的这么垃圾真的对不起!
刚从西安回来
在动车上写的
碰到很微妙的地方请多多包涵
最后,
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看我的文!

没学过画画,太丢人了。即使丢人也要向流原雪老师表达我森森的爱意qwq
@流原雪
老师我爱您啊啊啊啊啊!!!

烟(叶修x你)


一个小短篇。短,特别短,超级无敌爆炸短。



你并不讨厌烟的味道。

因为那是叶修身上的味道。

但你又不想让叶修吸太多烟,怕伤身。

你总是严格监督,

然而,老狐狸如叶修还是能逮住你不在的空当,悄咪咪地多吸上两口。

今天的叶不羞,依然在惹老婆生气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你黑着脸坐在沙发上,叶不羞跪在一旁的键盘上,而几分钟前握在叶修手里的那半包烟正躺在垃圾桶里(烟:mmp)。

“媳妇儿~我错了,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说着一脸谄媚的看着你。

你丝毫不吃他这套,冷冷地说“嚯,叶不羞你真是长胆儿了,今儿个还得亏我回来拿东西才发现。”

是的,老狐狸千算万算也没算到,出门半个多小时的你还会回来拿东西。

你拿钥匙开门进来的时候正巧撞见叶修叼着烟出来拿水。

于是就出现了以上场景。

“你还有别的事儿可干吗,抽烟有那么好吗?”

“那媳妇儿的意思是,想让我干点别的?”说着叶不羞的脸上浮现出蜜汁微笑。走过来把你扛回房间干了一些只可意会不看言传的事情。

一通翻云覆雨后你蔫蔫的躺在他怀里。

他不知从那又摸出一直烟来,点了火,登时屋中烟雾缭绕。纤长的手指夹着烟,薄唇中不时吐出白色的烟雾,那双棕色的眸子里透露着慵懒。

真是妖精。你这么想着。

叶修转过头看着你,你正出神,没有注意到他。终于他轻笑出声:“怎么,媳妇儿难道还在回味刚刚老公的雄姿?”

你红了脸,踹了他一脚:“你个老流氓。”

就这样拌了会儿嘴,不久你就感觉眼皮像铅一样沉重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。

半梦半醒之中,你感觉有叶修用带着烟味的唇亲了亲你的额头,你餍足的笑了,又往他的怀里钻了钻,沉沉睡去。

这烟,偶尔抽抽也不赖嘛。



花吐症

忙碌之中丢一篇小短文。
内含雷/嘉/安
最近取关我的人越来越多了呢……
是因为太长时间没冒泡了吗T^T
(话日益变少的橘子)

花吐症:全称『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』如不治疗,则会危及性命。唯一治疗方式就是:让你喜欢的那个人喜欢你,或得到你喜欢那个人的吻。

雷狮的场合

某日醒来,你觉得喉咙不舒服,轻咳两声竟吐出来不少紫罗兰花瓣。
你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你身边,是不是老天没能……咳咳跑题了。
想到治疗方法只有让你爱的人爱上你,你觉得自己的脸颊烫烫的,让那个男人爱上我吗……
你开始对雷狮开启疯狂攻势,但雷狮本人无动于衷,甚至还有点不耐烦。
终于,在某一天,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。
你想着,这下是不可能了吧。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……
是不可能啊,毕竟雷狮身边现在有那么完美的女人,自己根本毫无胜算。
你日益虚弱下去,比这更折磨的,便是心底的爱意,你多想再看看他。
病房中,你看着窗外的的天空,静静地离开了。
而雷狮听说这件事,只是无所谓地哦了一声,毕竟你对他来说,又算什么呢,最多是一只小猫小狗。


嘉德罗斯的场合

你一脸懵逼地看着嘴里吐出的向日葵花瓣,一边思考人生一边想你昨天吃了啥。
直到你上○度查到这种病症。
并且看到治疗方法。
你的脑海里浮现嘉德罗斯的脸庞。那头耀眼的金发。
你找到嘉德罗斯说明情况却换来他的冷冰冰的回答:管我什么事,不要靠近我,渣渣。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,在拐角处,你看见他和另一个女人有说有笑,那种笑,是你从来没在他脸上见到的。
你怔在原地,想说些什么却无法发声,最终只是张了张嘴。
那个下午,你在路边看着从嘴里掉出的向日葵花瓣,和你的脚。
脸上湿湿的,你赶紧拭干泪水,因为嘉德罗斯不喜欢轻易哭的人。
你像人偶一样,失魂落魄地回到家。
你卧室的墙上都是嘉德罗斯的照片,你抚摸着那面墙,然后拿出壁纸刀,在手腕上一刀又一刀地划着,力道刚好,让你既觉得疼痛但又不至于过快死去。终于你割下最后一刀,失去意识前你想到:既然这病治不好了,那就让我稍稍早一点离开吧。

你看着嘴里吐出的玫瑰花瓣,惊慌失措起来,这是你见到了安迷修,安迷修还是一如既往地绅士,温柔地问清情况后主动提出要帮助你。
陪你翻阅书籍文献,照顾你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你爱上了这个骑士,你一开始以为安迷修也对你怀有同样的感情,但病情还是一天天恶化下去。
安迷修虽然在照顾你,但心却不在你这里。
你在临死的时候问他:为什么你不喜欢我还要这么照顾我。
他不语。
你绝望地合上眼睛。眼角划出一滴清泪。
看着你逐渐变冷的尸体,安迷修敛起平时的温柔,换上了一副冷漠面孔:因为这是在下身为骑士的责任,小姐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真的不走吗,已经结束了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真的不走?















那好吧,这是给你的奖励,接住这碗糖。

















场外,导演:咔,好了今天就到这里。




雷狮紧紧抱住你,一句话说不出来,这个狂妄的海盗第一次感到害怕,他不想失去你,海盗不想失去那个唯一可以让他停靠的温暖港湾。

嘉德罗斯揪着你的一缕头发,把你拽到跟前,压低声音在你耳边说:渣渣,不许你离开我,你的生死由我掌控。

你看着旁边的两位小姐姐,转身看看安迷修,此时安迷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你:啊啊啊小姐您没事儿吧!?在确认你没事之后,一把抱住你,你轻轻地拍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。


散场之后,导演就被三个大佬堵了,让我们为导演默哀三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the end—

团子老师的杯子到啦 @poooore🍩⌓🍩向学习势力低头 炒鸡喜欢(ฅ>ω<*ฅ)

我要给君哥写长评!(是文章《错误命题》的长评啦)

内有剧透内容(?),慎看。

文采有限,凑合看吧。。

不要为难我这个初中没毕业的人。。。

因为似乎不太懂规矩,所以君哥要是觉得不合适我会删掉的。

首先呢,是在大概前几天看到君哥的这篇文,然后义无反顾地关注了君哥(当然在此过程中我有一点鬼哭狼嚎外加不要脸)

然后就开始看这篇文了,一开始第一感觉是:woc好高大上的感觉。尤其是对于细节的描写,真的是非常完美的描写。

对于安雷的情感描写也是非常的干脆。本以为这会是一条主线,描写时间会很长,但是出人意料的安哥就表白了。

再一个就是全文的时间线,后期跳跃的幅度比较大,但这也让文章整体看起来不拖泥带水,非常的干净利落。

最后一章的描写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,安迷修在广播室对于雷狮那发自肺腑的想念与爱,通过语言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,他们分开了三年多,他也找了他三年,在这三年里,安哥不断地去寻找雷狮,一座城没有,就去下一座城,我觉得,在长时间搜寻未果的情况下,肯定会有绝望和失望笼罩着安迷修,但是他没有放弃,他坚信雷狮还活着,他不是在骗自己,是他对雷狮的爱和信任。在安雷逃生的时候我真是冒了一身冷汗,尤其是安哥,被丧尸拽下去了,然后雷总义无反顾地把他拉了上来,两个人最终安全抵达了天台同时也是希望的彼岸,让人觉得:啊!这就是爱啊!。PS.配合君哥调的bgm食用更佳哦!

好啦,我的废话就到这里了,不敢对剧情有过多的分析,因为我觉得我这人可能理解的不太深刻(我就是个智障般的存在)具体的,还请大家去原文细细品味。

就酱,对于没看过的小伙伴,我是强烈推荐的!

我知道我写的很辣鸡orz因为我我我台激动乐!那种,千言万语都表达不出来的感觉!希望君哥不要嫌弃。
@柳予君
最后容许我臭不要脸的艾特一下君哥
其实好几天前就写好了,没敢发.。。。。
前几天发过一次然后删了。。。

未曾说过的话(安迷修x你)

嗨依米娜桑我回来了ヾ(o´ω`o)
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想我呢(醒醒吧,没人想你)
要说原因就是:寒假作业太多orz
所以补偿一下你们
尝试一下写安哥ヽ(o ゚ω゚ o)ノ
我承认我的梗真是俗到炸裂orz
最后一段纯属瞎编
整体异常混乱
本篇为(安迷修x你)
如不嫌弃,祝您食用愉快。ヾ(・ω・`)ノ

安迷修是什么时候遇见你的呢。

大概,是某个落雨的春日。

春天的雨,总是那么猝不及防。

你呆呆地站在一座小有名气的梨园前。

任凭温柔的雨丝轻抚你的面颊。

那如面具般的妆容被春雨一点点剥落。

你又被父亲说教了。

你出生在有名的梨园世家,父母对于你的表演要求的很苛刻,这次也是为了一点小偏差而闹了起来。

那站在远处撑着油纸伞看你的,是安迷修。

他是个将军。

但不知为何,身为这个王朝将军的他总喜欢以西洋的方式称呼自己为“骑士”。

感受到目光的你向他那边望去,四目相对。

他走过来用伞遮住你,柔声问到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为何要装扮成这样在此处淋雨?”

装扮成这样?你愣了愣,想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,却沾染了一手的颜料。

你的脸瞬间红了,掏出手帕开始擦。

之后委屈便铺天盖地的袭来。

你在一旁自顾自地掉泪,可吓坏了旁边的安迷修。

“小姐这是怎么了?为何哭了?”

你抽噎地说出原委。

他紧皱着的眉头松了下来,笑着安慰你。

当被问及身份时,他轻笑道“在下安迷修,是个骑士,如果可以,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。”

分别之时,他红着耳尖问日后可否再来。

你莞尔一笑“当然可以”。

他冲你微微点头,随后混入那一柄柄油纸伞中,不见了。

一束阳光穿过厚重的乌云,照射到青石地面上一块小小的积水处,反射回来耀眼的光。

你期待着再一次的相会。但战争似乎比下一次相会,来的更快。

你想挽留,但他毅然奔赴沙场:强敌当前,不畏不惧,果敢忠义,无愧上帝,忠耿正直,宁死不屈,保护弱者,无违天理!

这一去,便是十年。

十年后的再会。

依旧是个下雨的春日,只不过那小城已经面目全非。

不过站在门外撑着油纸伞注视你的。

依然是他。

他,是将军。

你,是戏子。

他征战沙场。

你织布做裳。

他许你一世繁华。

你为他散尽一生风华。

战乱。

人离。

待到人归。

人是物非。

时过境迁。

唯心不变。

其实那年你们都知。

那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语:

我心悦于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end—

今天吃点心的时候突然想到的骚话

某日安哥回到家,雷总跟他说:“喂!安迷修,今天本大爷做了老婆饼,要不要尝尝。”
然后安哥很开心啊,以至于完全忽略了雷总眼睛里诡异的光。
然后等待安哥的是,(烙的很焦但是勉强能看出原型的)白.面.饼。
安哥一下子就蒙圈了:“恶党,说好的老婆饼呢?”
雷总淡定的来了一句:“我是你老婆,我做的饼,老婆饼。”

骚话雷总在这之后被干了个爽。

不知道会不会重梗。。。。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